第二百六十七章:办公室H

    第二天,叁个打工仔,一大早就出门了。
    塞索将叁个打工仔分别安排进了不同的岗位。
    叁个打工仔,花花与塞索干的是体力劳动,迦西干的是脑力劳动。
    花花带着一群虫子,在各个工地搬砖,搬运建筑基材。
    塞索则负责空运一些大件,以及进行夯实地基,清扫山林的工作。
    迦西在调度中心,将数据接口链接上了智能中心,接管各部门机械兵的调度工作,以及各项目进程的协调规划。而在同时操作多个工地项目建设的同时,迦西还可以调取信息库的海量信息,完善城市建设图纸。
    并且作为能够一心n用的机械生命,迦西还可以准时回家烹饪一日叁餐,先去给青酒送餐,再顺手交给机械兵给塞索和花花送饭,工作家庭平衡得滴水不漏。
    青酒再次被迦西的工作能力,震撼到夸个不停。
    凯罗尔将一日的工作安排下去,调整了近期的工作安排,酸酸地蹭青酒的脑袋。
    青酒正在一边吃饭,一边看课本,偶尔还抽空看一眼监控上塞索和花花的工作状况。
    青酒捧着一只包子啃,软软的腮帮子鼓起来,“他们都好卖力呀!”
    青酒有点羡慕:“我也想工作。”
    凯罗尔:“在星际时代,星球开发工作已经发展出一套规范化流程。你在前期提供的人族居所图纸提供了很大的帮助,除此之外的机械化劳作,机械兵完全可以胜任,不需要你亲自动手。”
    凯罗尔指尖缠着她黑色的发丝,眼都不眨地盯着她的面庞,目光留恋在她每一寸的肌肤上,“小酒儿目前最重要的是,完成学业,再过阵子,一军校就要开学了。”
    青酒这段时间一直在看专业书,她中途辍学,再上学要经过上学期期末的测试,才能够不留级。
    她对现在读的专业还是很有兴趣的。
    她现在的小目标就是完成学业,然后有一个自己的实验室,完成自己预想中的各种武设实验。
    如果有机会回到原世界就好了,她现在脑子里充满了知识,一定能让自己国家的国防事业迈出一大步!
    她偷偷想,说不定就能在首都落户了,说不定,组织还会奖励她一大笔钱!
    她可以都捐出去!
    想得有点远。
    迦西准备的午餐太丰盛了,青酒没有吃完,凯罗尔就着她的手都解决了。
    不但将她手里的都解决了,粘在嘴角的饭粒,也被他吻着,吞了进去。
    他含着她的唇轻轻吮吸。
    青酒眯起了眼睛,回抱住他。
    毛绒绒的触感滑过掌心,是凯罗尔头顶冒出来的狮耳,雪白的,她掐住揉了揉,凯罗尔的肩背轻颤,齿关咬住她的舌尖,略尖的兽牙顶住她的舌侧。
    他的温度很高,青酒有种被烫到的感觉,鼻尖渗出一层薄汗。
    “在这里,可以吗?”青酒含糊地问,这里是凯罗尔的办公室,万一有人来呢?还是换个地方吧。
    凯罗尔动作稍顿,碾着她的唇瓣,低哑地笑:“可以什么?”
    青酒一愣,满脸通红,他曲解她的意思!
    他还装傻!
    她用力咬凯罗尔的唇,她如今的咬合力今非昔比,凯罗尔的唇瓣破开一个小口,涌出血珠。
    他毫不在意地蹭着她的唇部,舔舐而过,“可以。小酒儿想在哪,都可以。”
    他的手掌捉住了她的腰肢。
    青酒的胸脯剧烈起伏,被他挑动得眼角发红,辩驳:“明明是你先想了!”
    凯罗尔指尖在座椅上按了一下,青酒身后的靠背半倒下去,凯罗尔屈膝覆压而上,沉沉的嗓音划过她的耳畔:“对,是我想了。”
    “我想得发疯。”
    他隐忍地舔舐,品尝她耳后的肌肤,顺着脖颈亲吻而下。
    雄性兽类动情的信息素肆虐地散发,嚣张地圈定了整间办公室,不断被标记在爱人的身上,充满情欲与占有欲的口液涂抹她,终于撕破了她的衣服,侵占上被遮掩的肌肤。
    青酒弓起了背,如一只被扼住了脊椎的小动物,在猎食者的爪牙下失去了反抗力。
    “嗯——”
    他扯掉了手套,指尖探入那隐秘的花房,划开裂隙,顶住花珠轻轻揉摁。
    青酒在他身上不断战栗,细密的难耐的,剧烈的,触电一般的快感迅速在脑中引爆。
    几个月不见,凯罗尔依旧牢牢记得她的要害。
    她猛地揪住了凯罗尔的狮耳,呼吸几乎都被掐断,微弱的气音带着哭腔。
    凯罗尔适可而止地略过之间,沿着湿滑的痕迹,抚摸到甬道,一指缓缓探入,紧密的穴肉警惕地绞住入侵者,但那孱弱的嫩肉,入侵者毫不费力地将它们拨开,在它们哭泣着送出更多黏液的同时,刺入了第二根指节。
    “凯,凯罗尔……”
    凯罗尔的狮耳被她掐破了,他整整齐齐的银发散落下来,不断啄吻她的面颊,轻声回应她,呼唤她的名字。
    他在开拓她,这是他们交合前必须进行的步骤,凯罗尔丝毫不敢懈怠。
    她太小巧了,她的身形相较于高大的星际兽人,显得十分稚嫩。
    两米多高的凯罗尔可以完全覆盖住她,他那雄伟的在男兽中少有的性器,对她来说太可怖了。
    他不能够容忍她被自己所伤,所以每个动作都要小心试探,耐心开拓,磨合。
    并入的叁指,令她浑身被汗浸透,尖叫着泄了出来。
    凯罗尔迅速脱掉了制服,赤裸着的滚烫的皮肤,贴住了她裸露的肌肤,他的指尖仿佛带着火苗,摩挲到哪里,哪里便随之燃烧起来。
    青酒眼前眩晕,只有凯罗尔的双眼执着的目光。
    他轻轻抬起她的小腿,嗓音沙哑得不像话,他告诉她:“小酒儿,我要进入了。”
    “唔——”她绷紧了神经,拼命让自己放松下来去迎接他。
    硕大的顶端艰难地顶在花口,湿哒哒的液体将它浸润,他缓慢地顶动,试探着将自己塞入,一寸寸地被她吞进去。
    凯罗尔那银发上,两只洁白的狮耳,其中一只染着斑驳的血迹。
    他告诉她:“我正在进入,凯罗尔正在进入我的酒儿。”
    好在她的肉体力量强化了许多,不似往常只能进入半根,他们拥抱着,试探着,最终缠绵着,将他全部吞了进去。
    这是极为不可思议的场景,她彻底与这位星际男兽结合了,没有一寸间隙,尽根没入。
    他咬着牙,忍耐蓬勃的情欲和野兽在性交时的破坏欲,温柔而虔诚地缓缓抽出,再温和地进入,一点一点令她适应,将两人的性器官磨合得更加默契。
    青酒浑身神经都在颤抖,快感被介质因子疯狂传递。
    座椅被男兽蛮横的力量撞得发出吱嘎声,疯狂地抖动。
    青酒如同被风浪卷席的小舟,又似乎被抛上岸的活鱼,唯有抓紧身上的浮木,随他沉沦,呻吟,呼喊,哭泣。
    “小酒儿,小酒儿……”凯罗尔的声音不断响在她耳边。
    他的力量与情欲,无法遮掩的欲望如海浪一般淹没了她。
    他克制的表象被彻底撕破,兽性的侵占欲占领了他,他紧紧搂住自己心爱的雌性,将自己的气味留在她身上,将自己的身体侵入她,占有她,令她快乐。
    “小酒儿,我无数次庆幸……”
    无数次庆幸,在这广袤的宇宙中,能够遇见你。我的生命因为你而点亮,你是令我燃烧,有了色彩的火种。我是个无神论者,可我在遇见你后,屡次感谢命运的神祗将你带来这个世界。
    这个念头是卑劣的,你并不属于这个世界。可我却为你的到来狂喜,所以我是卑劣的,卑劣地爱着你,无法失去你,无时不刻不在渴望着你,不惜用一切留下你。
    “小酒儿,永远不要与我分开。”
    他的爱意在情欲的喘息与撞击中,毫无遮掩。
    野性的侵略欲被情欲所遮掩,她毫无防备地拥抱着他,承受着他,接受了他。
    “凯罗尔,我爱你。”
    青酒莫名觉得凯罗尔的眼神有些悲伤,她抬手触碰他的脸颊,他便低下头,她吻住了他。
    轻轻的触碰,与他身下激烈的动作截然不同的,缠绵温情而默契的亲吻。
    青酒指尖忍不住用力,带着哭吟祈求:“凯罗尔,慢一点。”
    凯罗尔对她的情话丝毫没有抵抗能力,他控制不住心底的野性,只想要更加用力地掠夺,侵占,与她更加紧密地结合,无论是谁都无法分开他们。
    “好。”凯罗尔毫不犹豫地轻哄着她,“我会慢一点,慢一点。”
    小舟被激烈的波涛掀到了浪尖,又重重拍打而下,脆弱的舟体几乎要承受不住狂怒的海面。
    猛烈而快速的力道,令她失去了语言,死死咬住了食言者的肉。
    终于,她的口中啜泣地溢出,“凯罗尔,你骗我。说好了慢……你太快了……我又要,又要——”
    凯罗尔欺入了最深处,眉眼深沉,含住她的唇舌,结合得不留丝毫余地。
    “嗯,”他稍带歉意,“我太坏了。”
    青酒欲哭无泪。
    你是个坏人,所以就可以食言了吗?
    她没能多想,再次被快慰的浪潮扑灭了神智,被他带着失去所有感知,只剩下被肉体快乐包裹的刺激,紧紧相拥。
    充满爱意,久别重逢的,性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