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少爷的被窝好香啊

    大概是阮甜假装娇滴滴女同学求炮的恶作剧太成功,傅庭峭有意无意忽略了她说的最后一句话,原本没消的闷气又加了一层,两人一同坐傅家的车回家,一路无话,傅庭峭释放的冷气比车载空调还强劲,司机大叔还看了下后视镜,把空调调高了一点。

    傅庭峭的父亲傅钰山也回了家,一个月为数不多能和儿子同桌吃饭的时刻,单亲老父亲有意活跃气氛,看了看冷峻沉默的傅庭峭,笑道,“哟,谁惹我们家少爷不高兴了。”

    阮甜笑盈盈,“可能是被太多女同学爱慕了,好苦恼。”

    傅庭峭:“……呵呵。”

    傅钰山看看儿子又看看阮甜,觉得很有趣,“你们这年纪,喜欢同学,被同学喜欢,都是很正常的事。甜甜这么可爱,肯定有很多男孩子喜欢吧。”

    傅庭峭:“呵。”

    阮甜舔舔筷子尖,“不知道也,不过我最近还挺喜欢一个男生的,但他一直不理我。”

    傅钰山来了兴趣,给她夹了块鱼,问,“是什么样的男生?怎么忍心对甜甜生气呢?”

    阮甜看了眼对面的傅庭峭,“是个外冷内热的人,很容易害羞,有点内向,我觉得他也喜欢我,不然怎么不敢跟我说话呢?一看到我就躲。”

    傅庭峭:“……咳,咳咳!”

    傅钰山立刻转头看向儿子,保姆澜姨端上来一杯水,傅钰山问,“怎么还呛到了,严重吗?”

    傅庭峭摆摆手,喝了口水,“被辣椒呛到而已,”

    晚饭过后,傅钰山接到电话,出去与老友喝茶,看两个半大孩子窝在各自的房间,笑着摇摇头,觉得没什么好嘱咐就出门了。

    傅庭峭冲完凉坐在书桌前,准备写卷子,凝神看了一会儿,却怎么都看不进去,丢开笔,抓抓头发,看也不看从书架上抽下一本小说,随手翻开,赫然是一张拍立得照片。

    待看清是什么样的照片后他立即“啪”一声反手把书拍在桌上,胸膛剧烈起伏几下,面庞潮红。他咬牙切齿:”阮、甜!“

    当然,无人回应,他几乎可以想象如果对方在场,是如何不当一回事地笑。

    直到入睡时分,一直无人来骚扰。傅庭峭难得度过一个清净、正常的夜晚,没有人不打招呼就闯入他的房。

    十一点,他关灯,仅留一盏床头灯,刚掀开被子躺上床,一个温热柔软的身躯就拥住他胳膊,声音迷糊,“少爷……”

    傅庭峭瞬间提起的心又放下,“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你刷牙的时候……我帮你暖床呀。”   漆黑中他感受到她的侧脸挨着他的肩,及肩长发散落到他的手臂,听见她似在说梦话,“少爷的被窝好香啊。”

    他冷哼,“痴汉。”

    阮甜这下精神了,抬起身半趴在他胸膛上,手指点了一下,又一下,“你不喜欢?那你干嘛不推开我,不推开就是接受,就是想要,口是心非,就是喜欢被我这样那样咯……”

    傅庭峭猛地一起身,阮甜被按在枕头上,她半点不惊,笑着捧住他,他正好低头,她仰上,两唇相贴——

    他想一触即离,她却把软舌递进,察觉他抿着唇,便细细舔舐勾勒他的唇线。

    终于他启了唇,她去缠住他,呼吸交错间娇软地哼了几声……傅庭峭手上用力,她躺倒,他往后退,两人轻喘一阵,他说,“你该回去了。”

    阮甜瞪他一眼,“亲完就叫人走,我是什么,一个没有感情的接吻工具吗?”

    傅庭峭脸有薄红,又拿她没办法,只好问,“你想怎么样。”

    阮甜来了劲,拍拍她身边的位置,“来来来,躺下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