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得不拒绝

    被女儿香香软软的身子环抱着,杨雄低头,看着女儿忽闪忽闪着期待的大眼睛,还有那因为羞涩而绯红的柔嫩脸颊,还有……那因抵着自己的胸膛而更加显得波澜壮阔的白皙乳儿,喉咙像哽着什么东西一样,杨雄发现自己很难拒绝。

    但,必须拒绝。

    他不能为了一己私欲,而毁了桑儿的一辈子。

    这种事如果被人知道,是会被人戳着脊梁骨骂的;甚至出门,都会被人指指点点。

    以前安阳城里也有一列,是媳妇和公公搅在了一起,偶然被邻居发现后,传遍了全城。整个安阳城都沸沸扬扬的,那媳妇受不了旁人异样的眼光,投河自尽了,而那公公也不知了去向。

    这样的后果太过沉重,杨雄不敢赌。所以他决定,趁女儿还小,也趁他还有理智,尽早将这荒唐的念头压下去。

    于是这次杨雄没有逃避,而是弯腰扶着杨桑稚嫩的肩膀,认真地看着杨桑的眼睛说:“桑儿,你还小,不知道外面还有很多各种各样的男子,英俊的,有才华的,或者军中也还有很多好男儿,桑儿可以多带几个人出门走走,看到合心意的跟爹爹说,爹爹帮你做主。现在桑儿是因为生活里常接触的男子只有爹爹一个,所以才会误认为这是喜欢,等桑儿遇到真正喜欢的人就好了的。”

    杨桑觉得自己很生气,气爹爹以为自己随便就可以喜欢上别人,气爹爹让自己喜欢别人。气爹爹说自己不是真的喜欢他。

    但她说不出反驳的话,因为一开口泪珠儿就大颗大颗地滚落下来,脸颊没一会儿就被眼泪浸湿,而刚刚的红晕不复存在,只剩苍白。

    “桑儿,爹的宝贝桑儿,别哭,哭得爹心都痛了。”杨雄看着女儿像断线的珠子一样流个不停的眼泪,心里又心疼又着急,女儿长这么大,除了小时候见不到他哭过几次,长大后还是第一次哭成这样!

    听着爹爹关切的话,杨桑哭得更厉害,仍然说不出话。

    “将军!将军!文大人在外边儿等着您呢!说是有要事要与您进宫一趟!”小厮杨一在院子外边通知杨雄,杨雄听到后心里又急又无奈,女儿这么难过,但是君令难违呀!

    杨桑听见小厮的话抬头望着杨雄,一双泪眼婆娑,她知道爹爹又要走了……

    被女儿湿淋淋的大眼睛注视着,杨雄心都要化了,想安慰女儿,想抱着她好好地亲一亲,但两人的身份不好做太亲昵的动作,所以杨雄只是张开双臂抱住了杨桑。

    “爹爹尽快回来。”万般无奈,杨雄抱着女儿说,说完就立刻转身大步离开。

    ——————————————————————

    收~珍珠~咯~~低价回收小珍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