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着女儿的身子射了出来

    如杨雄所说的,下午就找来了一位教养嬷嬷,姓李,原先是宫里头教导公主和刚进宫的妃子的,年纪大了才退下来,如今偶尔去教教世家小姐们的礼仪,或者即将出嫁的小娘子房中事。

    跟着李嬷嬷学习了两天,杨桑知道了,原来自己身体的反应是因为长大了,那天和爹爹所做之事,即话本子里的“男女之事”,而男女之事,应该是夫妻之间才能做的,难怪爹爹那天反应那么大。

    不过,爹爹为何会亲吻自己的乳儿?难道是对自己动了男女之情?

    纤纤玉手无意识地搓揉着李嬷嬷留下来的春宫图一角,杨桑回想着那天爹爹粗糙的手掌握住自己乳儿揉捏的力度,还有烫人的舌头吮吸着乳尖的舒服,脑海里不知不觉把春宫图中各式各样的男子和女子换成了自己和爹爹……

    春花灿烂,鸟语花香,香闺里的小女儿,脸颊泛红,眸子里春情涌动,显然已经有了钦慕的人,不过这钦慕的对象,却是自己的爹爹……

    ————————————

    而杨雄这边,也不太平静。

    那天虽然用最后一丝理智强行离开了女儿的房间,但大鸡巴一路上都硬得不行,直戳戳地顶着亵裤,外袍又脱给了女儿,好在一路上都没有遇见什么人,否则杨大将军的威名可能不保。

    但是直到回了房间,那孽根不仅未消下去,反而愈发凶猛,叫嚣着要发泄欲望。

    杨雄无奈,又不想随便去找女人,只好伸手握住了自己粗大的孽根,上下撸动起来。平日里这种时候,杨雄想的都是和妻子操穴的那些记忆,而今天,脑海里的画面却变成了女儿娇美的脸儿和丰满的身子……

    在想象里,杨雄没有离开女儿的房间,而是将女儿推倒在床上,狠狠地插入了女儿的小穴操弄,大肉棒捅破象征处子的薄膜,直入得女儿哭着说爹爹桑儿受不住了,水儿弄得床单都湿透了,才将浓精射入了女儿娇嫩的花穴内。

    而现实是,杨雄的精液射在了自己的手上。

    这一次的出精来得比以往都快,可能是因为幻想操亲生女儿的穴,实在是太过禁忌,也太过刺激……

    盯着手上浓浓的精液,杨雄内疚无比,竟然想着女儿做了这种肮脏的事,太对不起那快记不起长相的妻子,也太有悖人伦了。

    “或许自己应该离桑儿远一点,以免再做出伤害桑儿的事情来。”杨雄想着,替女儿找好教习嬷嬷后,杨雄叫人备马换了官服拿上配枪去了练兵场,接下来一连几天都宿在了官舍。

    ——————————————————

    祝大家冬至快乐   **